江苏省乐橙app
  • 同一个案的三种呈现方式(二)
  •           2010-11-26     浏览()     【
  •  

    家庭给了她新生

    13岁的小丁现在是小学五年级学生,成绩优异,乍一看,你难以发现她有什么特殊之处,与普通孩子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谁也想不到她居然是一名重度听力残疾儿童。

    小丁曾和正常的小孩一样,在6个月大以前,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咿呀学语,对关门的声音也有反应。但就6个月时,小丁突患病毒性感冒持续高烧不退,曾大量使用药物针剂。家长当时未发现小丁有异常之处,但在小丁17个月时,家长发现她几乎没有语言,无论父母怎么喊她、逗她,她都不搭理,也不会喊“爸爸”、“妈妈”。2岁时,小丁进了里弄的托儿所,老师也反映小丁在弹琴时没有反应,也不说话,平时都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不愿意与别的同学交往,只是偶尔会有无意识的发音。但听不懂教师的指令,不能按要求行动,只有手把手地教才能照着做。只会用手势或喊叫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需要。于是,父母亲此时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把她带到五官科医院检查,最后确诊为听力残疾,两耳听力损失均在100分贝以上,但低频还有残余听力,医生建议为小丁配戴助听器,可能有恢复其听觉功能的希望。于是父母节俭开支,在小丁3岁时,为小丁配戴了耳背式助听器,配戴助听器后,左右耳损失均为40分贝,经检测助听器的助听效果为合适。从此,父母对小丁的教育训练开始了一段漫长而艰辛的路程。

    早期语言训练

    在多方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家长首先想到的是对小丁进行语言训练,在为小丁配戴了助听器之后,就把她送到了某市聋儿康复分中心某医院语训部接受语言训练,两年后,小丁参加了某市语言康复考试,达到了二级语言康复标准。同年她进入了普通幼儿园学习。在这过程中,由于中心式的训练采取一位老师训练3-4名学生的形式,孩子的训练环境相对比较单调,因此,小丁的父母亲对小丁语言发展作了大量的工作,并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主要分了以下几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家长在日常生活中利用自然的声音和有声的玩具刺激小丁的听觉器官,经常和孩子说话。父亲还为她编了一些儿歌,一有机会就给小丁念儿歌或者放一些音乐,使其对声音发生兴趣,同时,培养小丁习惯于配戴助听器,由于小丁从没有接受过声音刺激,这一过程显得特别艰难。

    此时,小丁开始有一些无意识的发音,家长往往充分利用这样的窃机,对其发音加以引导,如,小丁偶尔发出“a”音时,父母边立刻把它引导到“妈妈”这个音。开始时小丁没有反应,经过多次反复之后,小丁终于发出了这个音。

    在这一阶段,家长总是把教孩子说话和孩子的需要联系起来。利用孩子需要吃什么、玩什么、看什么、去哪里等机会教她说话。发现这时孩子的注意力比较集中,效果也比较好。比如,在刚开始学习词语“车”时,小丁总是不肯开口,于是,有一次小丁要买一个玩具车时,父亲叫她先发“车”音,再给她买,开始时,小丁迟迟不肯说,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后,旁人都看不下去了,但父亲坚持不肯,最后,小丁终于熬不住了,说出了这个字。虽然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却大大地增强了父母的信心。此后,家长常常利用小丁的兴趣、需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教孩子开口说话。在专业语训教师的精心训练下,更重要的是父母亲积极配合和参与了小丁语言训练。小丁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不但会喊“爸爸”、“妈妈”了、具备了简单的对话能力,还学会了不少知识。

    第二阶段:家长在日常生活中教孩子说一些基本的生活用语和礼貌用语。如,吃、喝、睡、我要、穿衣、脱鞋、你好、再见、对不起等。并通过增加孩子生活中经验来支持她的听觉功能和语言的发展。父母亲一有机会就带小丁去商店、公园、动物园等公共场所去游玩、去见识、去学习。在与外界接触的过程中,家长发现小丁在自己的引导下不断地学到新的词汇,日常生活用语也得到了很好的巩固。

    在这一阶段,父母亲注重把语言训练和实物联系起来。比如,在教“球”这个字时,家长就把乒乓球、皮球、篮球拿到小丁面前,让她直接感知;在教“桶”时,就把塑料桶、铁桶一并给孩子看,让她建立具体的表象等等。在送小丁去幼儿园的途中,在与孩子一起搭积木、看图画、玩游戏的过程中与之有意识地对话,如在小丁洗脸时,由于她对水和香皂感兴趣,不断地玩弄,家长就此教她“水”、“香皂”“泡泡”,进而教她“洗脸”。在学习拼音字母“g”、“k”时,小丁一直难以把两者区别开来,家长就用刷牙时口含水发声的方法教她念准了“g”,用咳嗽时的发声教她念准了“k”;家长还利用玩火柴棒、游戏棒、折纸(折了几次?共有多少小方块?)、接触实物等方法教小丁学习数概念,尤其是一些数前概念,如,大、小、多、少等。经过这一阶段的训练,家长发现小丁的词汇量增加了很多,为后期的训练奠定了基础。

    第三阶段:家长开始教小丁连词成句,学习语用能力,即用语言对话的本领。在孩子有需要时,父母亲就有意识地教她说完整的话,否则,就不满足她的需要。如,“我要吃饭”、“我要喝水”、“我要睡觉”等简单句。由于这一阶段孩子对语言的敏感度增加,家长天天跟小丁说日常用语,不断地重复,同时引导她自己说。如,“爸爸回来了”、“自己穿衣服”、“我去学校”等。父母亲也尽量创造条件让与正常孩子交流,如,把其他孩子请到家里来与之一块玩耍、游戏,带小丁到小朋友多的娱乐场所去玩耍。家长还与她进行情景对话,如“你要不要?”、“摔疼了没有?”“你要上哪去?”;父亲还常常把她学校老师的授课内容拿回家里为其进一步温习,尤其是一些儿歌,父亲挑了一些比较形象的儿歌教小丁念,发现它们是聋儿理解词汇和练习发音的很好的材料,语言简练的儿歌节奏感强、易于上口,对小丁练口、矫正发音和发展语词记忆有很大的作用。

    此外,家长还与学校老师密切联系,要求老师尽量了解小丁,并尽量让她与正常孩子一起活动、一起参加各种表演和游戏。在孩子心情好的时候,家长还引导小丁主动表达,如,简单叙述学校里边发生的事情或看图说话,有效的提高了小丁的语用能力,促进了其语言的内化。

    行为养成训练

    在对小丁进行语言训练的同时,家长觉得良好的行为习惯也是孩子必备的,因此十分注重小丁个性品质和社会生活适应能力的培养。

    从个性方面讲,小丁一直比较内向、自卑,不愿意和别人交流。于是,家长有意识地让她接触其他人,如,前面提到的把别的小朋友请到家里来、带她到公共场所去玩,这些活动不仅是小丁学习语言的好机会,更是她学会与人交往的好机会。父母亲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孩子是个聋孩子而觉得不好意思,相反,他们经常把小丁带到亲戚朋友家里,与人交流;家里来了客人,也让小丁学会招呼,她表现好,则给予奖励,要么给她买糖果,要么给她买喜欢的玩具。此外,家长也注意培养她的生活自理能力,让她学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平时买菜时总是不忘了把小丁带上,后来就让小丁学会买一些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在与同学闹矛盾时,小丁总是要求父母出面解决,但父母总是引导她自己向同学解释清楚,使得她慢慢地克服了这种依赖心理。

    另一方面,家长鼓励小丁学习毛笔书法,还为她请了一位书法协会的专家专门辅导。练习书法是枯燥的,但小丁往往一连练习两三个小时,父母亲在旁边陪着,不断的鼓励她,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练字大大地磨练了她的意志,通过顽强的努力,小丁先后获得《中国当代少儿书画作品全集》金奖、“全国青少年书法精品博览”二等奖等奖项,并被授予“毛笔书法六段”段位和“全国书画等级考核三级证书”。这些都大大地增强了她的自信心。

    小丁为听力损失为110分贝的全聋儿童,她得到了家庭的接纳,而且,在后天的教育训练,特别是在家长的精心教育与训练之下,包括早期的听力语言训练和早期行为养成训练,她在听力和语言方面都得到了康复,达到了两级康复标准,能够和正常人群进行语言交流,表达自己的愿望和需要,其词汇理解测验——皮博迪图片词汇测验(PPVT-R)的得分为142,超过正常儿童9岁平均水平:122.86。同时,小丁还顺利完成了正常幼儿园和小学的学习,其成绩一直处于班级中上水平,丝毫不亚于正常学生,在五年级结束时,小丁还被保送到中学继续学习,她自己对将来的学习表现出极大的信心,

    小丁在家长有意识、有目的的反复训练之后,在听力语言能力得到巨大发展的同时,由于家长注重结合日常生活对其进行训练,其社会生活适应能力也相应得到了较好的发展,经过《儿童适应行为评定量表》评定,发现小丁的ADQ94,达到正常儿童的发展水平,具备了良好的社会交往和社会适应能力。并形成了良好的独立意识,能自己主动处理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而且,其意志力比较坚定,书法给她带来的荣誉和鼓励,更加增强了她的自信心,这些都为小丁经后进一步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启示

    从小丁在家长的努力之下,达到听力语言和社会生活适应能力的全面康复的案例中,我们对聋儿的家庭康复工作可以得到很多启发:

    首先,家长要及时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在小丁刚刚被确诊为听力残疾时,其父母开始也觉得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抱着为小丁治好病的一丝希望,他们多方求医,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在这一过程中,家长也曾经一度觉得上帝不公平,曾经疑惑过、悲痛过、焦虑过、消沉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家长开始调整自己的情绪,渐渐地认识到这样的态度不利于孩子的发展,于是开始正视现实。在感到不幸的同时,开始考虑为孩子做些什么。也开始试着去真诚地爱自己的孩子,于是,小丁的父母亲不再寄希望于打针吃药,把注意力放在了对小丁的教育训练上。这一点是对小丁的教育训练得以成功的基础和前提。

    其次,要贯彻早期康复的原则。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使用助听器有利于聋儿的康复。尤其是家长早期的情绪、态度、对自己孩子的接纳程度直接影响聋儿的康复、聋儿的心理状态。因此,作为家长,应该尽早从有了残疾孩子以后的失望、忧虑、抱怨的心理状态中转变过来,把心思尽早地放到孩子的教育训练上来,进行聋儿早期残余听力的开发利用和早期语言训练,尽量为孩子创造良好的康复环境,如助听器的及时配戴,语言训练的果断及时等,以免错过了聋儿康复的最佳时机[1]

    再次,家庭康复是聋儿康复极为重要和有效的途径。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家庭是聋儿最早的,也是最自然的有声语言的环境和语言习得的场所[2]。在家庭环境中,家长随时随地都可以对儿童进行听力语言训练,并可以从聋儿的需要出发,从动中学,从用中学,便于聋儿在学会理解的同时,主动地学会表达,使之逐步内化为自己的语言。另一方面,家长对子女的爱是其他任何形式的爱无法比拟的。因此,家长在聋儿康复中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聋儿康复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聋儿的家庭。

    家庭康复是一种经济、有效、最易于普及的聋儿康复措施,应该引起广大聋儿家庭的重视。



    [1] 郭洪磊,刘旭艳:《脑性瘫痪儿童家庭康复指导》,载《现代康复》,20015期。

    [2] 余敦清主编:《听力障碍与早期康复》,华夏出版社,1994:年版,第236-239页。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